武汉电压调整器厂

电话:027-6673098  027-6722617  业务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下半年全球光伏市场或现转机

编辑:武汉电压调整器厂  时间:2019/06/05
“未来5年会进入理性增长阶段,将由政策主导市转成一个市场化的市场”

嘉宾

吴达成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

苏维利 天华阳光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

瞿晓铧 CSI阿特斯(CSIQ。nasdaq)总裁

2011年或许将成为中国光伏市场里程碑的一年。在8月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业界期待已久的上网标杆电价,此举被视为开启中国光伏应用市场的关键性事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以来,全球光伏市场也出现倒春寒,安装量增长缓慢,组件、硅片、多晶硅料价格持续下跌,国内不少光伏组件小厂出现停产乃至半停产的情况。今年上半年光伏遇冷的原因是什么?全球光伏市场是否进入了“下半场”?中国出台光伏标杆上网电价有何意义?全球光伏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早报记者邀请了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吴达成、天华阳光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苏维利、CSI阿特斯(CSIQ。nasdaq)总裁瞿晓铧和华泰联合证券电力设备及新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王海生,一起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

今年是光伏市场的“小年”

东方早报:在你看来,2011年的光伏市场与往年有何不同?现在全球光伏市场是否处于景气周期内?

吴达成:显然2011年上半年的光伏市场跟往年相比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主要是欧洲经济形势和一些主要的光伏应用国家政策调整幅度加大,造成市场低迷。这使组件供应商的订单大幅下降,利润减少,甚至没有利润。因此,系统集成商就开始进行价格博弈,倒逼上游降低价格。

于是,上半年的整体情况就是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的价格都有一个下降的走势。但到了下半年,又基本形成了一个新的平衡,市场也在恢复之中。

我觉得今年下半年的行情与明年相比,可能还会更好一些。今年下半年,欧洲恢复起来会比较快,另外其他新兴市场,包括中国的光伏市场也在大规模启动。

从基本面上看,出于环境保护、节能减排,从光伏发电技术日益成熟等因素的考虑,我觉得未来市场发展的整体趋势仍旧向好,不会出现一些颠覆性转变。

瞿晓铧:我觉得过去的2010年是太阳能行业少有的一年,因为2010年全球的安装总量比2009年增长了一倍以上,同时价格是往上走的,这个跟我们大家预料的不一样,因为太阳能跟所有可再生能源一样,要走进千家万户,它的价格要逐步往下走,这样才能实现平价上网。所以2010年是非常不同的一年。在这个背景下,我觉得2011年是很正常的一年,因为太阳能行业恢复了原来应该有的场景,就是说市场有个合理的增长,但同时需要厂商从成本、技术、质量、服务方面努力,所以今年太阳能市场绝不会像2010年那么好赚钱。

苏维利:今年的意大利类似2008年后西班牙的表现。之所以形成这种停滞状态,是由于光伏发展过快,使市场一度饱和,政府财力供应不及。

另一重要的市场捷克早些时候也停顿了。所以这两个在2009年与2010年都有不错安装量的国家,在2011年所能贡献的容量相对有限。

另一个全球最大的光伏应用市场德国,到6月30日才确定其下半年不下调补贴力度。在此之前,光伏运营商基本都是在等待,所以德国市场上半年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由于上半年安装量较小,德国便宣布到2011年底之前,不下调上网电价(FIT)。这种情况下,德国重新成为一个主力市场。接着7月份保加利亚公布其FIT政策20年不变,至此,保加利亚成了一个新兴市场,取代了捷克之前在东欧市场地位。

此外,由于欧盟对希腊债务危机的救济,希腊今年也将是光伏应用市场的重要补充。希腊今年改变了往年的补贴政策,使光伏项目的操作性增强。可以预见,今年的希腊市场会有不错的增长。

综上所述,德国下半年将恢复主力地位,保加利亚、希腊的兴起对冲西班牙、捷克的下降,下半年的市场会好很多。

王海生:今年光伏市场的整体景气度是历史上较低的一年,市场量的增长超过20%,但组件价格下降了40%,所以今年的市场风格跟2009年具有可比性,是光伏市场的一个“小年”。

明年市场增长不会快

东方早报:光伏产业之前五年呈现高速增长,未来五年会怎样?

吴达成:未来光伏市场的发展会相对理智一些。就光伏而言,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都希望光伏行业快速增长。但需要注意的是,全球的光伏市场最主要的推动力仍然是政策的激励与扶持。要推广光伏运用,就得补贴,就得拿出资金来,不管这个资金是从政府的财政资金出,还是从全网分摊机制里来消化,都得有足够的钱来做这个事情。采用政府财政资金,如果市场发展过快,资金会有缺口,造成经济上的负担。采用全网分摊的话,发展过快,就需要提高电价,提高幅度过大则会对整个经济产生较大副作用,所以要掌握一定的度。

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世界各国已总结出了控制光伏发展的经验。比如,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提出上网电价要跟市场规模绑定,如果光伏运用增长迅猛,就加快削减补贴幅度,以这种方式来控制节奏。

我觉得光伏运用比例大幅度上升将会在一些时间节点发生,比如说用户侧乃至高压侧实现平价上网时。在此之前,光伏市场发展的速度主要还是受政策影响比较大。所以它会保持一定的增速,但不会是特别快。

瞿晓铧:对于未来五年,很难做一个预料,五年对于太阳能行业来说是个短周期。我认为,在未来五年,光伏行业会经历一个整合期,在这期间,对于企业来说,首先钱不会那么好赚。在两三年以后,这个行业会更加有秩序,然后全世界会出现三到五家有长期战略的大规模光伏企业,同时太阳能产品的成本和价格应会继续下降,使得它更容易实现平价上网。

苏维利:之前的五年是政策主导的市场,未来5年的光伏市场是一个市场化的市场。在此期间市场将呈现以下特点:首先是光伏设备成本的下降,此外,未来5年有可能在不同局部市场实现平价上网。

王海生:我们对中期还是比较看好的,预计光伏市场的成本未来五年将达到与传统能源相接近,这将引来一个爆发,但是未来的一年可能是比较困难的,市场需求增长仍然会比较慢,价格仍然会下降,这样光伏发电成本才能更快地接近传统能源。

东方早报:在你看来,全球哪些市场处于扩张阶段,哪些市场开始萎缩?

瞿晓铧:我觉得今年的德国市场是一个平稳的状态。意大利市场没有像很多人预期的那样暴涨,但是跟去年相比,今年意大利市场也是增长的。美国市场跟去年相比,应该也还可以。日本市场受到此前地震的影响,中间有些中断。整体全球市场跟去年相比,可能会是一个持平或略高的状态。

王海生:现在比较明显的是,欧洲的几个主要市场,包括德国,意大利还有法国,明年都将实现非常显著的下滑,未来几年我们觉得欧洲市场一定会不好,组件价格一定会降下来,但是一些光伏应用市场上的新兴国家像中国、美国,这两个市场明年都会有明显的上升,但这个上升和欧洲国家的下降基本抵消,所以我们觉得明年市场应该增长还是比较少的。

东方早报:前段时间,从多晶硅料到最终的组件,各环节的光伏产品价格都出现普跌,这会给光伏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王海生:我们实际上看中的是度电成本的下降,整个系统价格的下滑才是最重要的,组件目前占系统成本60%左右,所以无论是从多晶硅料到电池组件这样一个产业链的价格下降应该对降低度电成本是非常有帮助的,当然同时像逆变器、支架、施工这样一些环节上面,我们觉得也还是有非常大的价格下降空间。

瞿晓铧:我们阿特斯是一个纵向集成企业,但是偏重整个产业链的中后端,所以,原材料价格恢复理性对我们来说是有好处的,对整个太阳能行业我觉得都是有好处的。

吴达成:整体降价是正常的。不过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来看,尽管市场容量在持续上升,但光伏产品降价的幅度并不特别明显。此时就必然要有一些诱因,比如上一次大幅度降价是因为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而这轮的价格是因为市场供需关系发生了逆转,由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

回顾以往的历史,我们能发现,光伏运用需求发展比较快时,在上游往往会产生一个阶段性的供不应求的局面,于是上游产品价格居高不下。这个环节的利润率过高是不正常的,其向下传导会造成终端产品的价格也居高不下。这样的话对光伏市场的进一步发展是不利的。上网固定电价法的设计初衷是基于通过扩大光伏产品的销售与生产规模,并通过技术的进步与市场的竞争,使它的成本不断下降,也就是通过补贴的机制促使平价上网时代的提前到来。我觉得只要不影响到企业的生存,成本应该能持续下降,否则的话就失去意义了。

标杆电价应考虑地区差异

东方早报:对于最新出台的1.15元以及之后1元的上网标杆电价,你认为是否能开启中国的光伏应用市场,对光伏制造业又有怎样的意义?

瞿晓铧:通过我们的测算,1元钱一度的上网电价在中国某些地方是可以有一定回报率的,但有些地方可能还无法盈利。所以我觉得,一方面国家以后需要对该补贴政策再做些调整,另外一方面就是在地方,比如省一级的话,根据本省一些光照条件再做一些适当调整,同时对不同安装类型,比如一般小型的分布式发电,屋顶系统它的造价会比大型的电量高一点,但是没有输电的损失和成本,这方面将来也值得做些调整,所以总的来讲这个标志性的事件是个非常正面的事件,但另外一方面,我也期待中央以及地方,针对这些问题做一些政策上的调整,使得针对光伏产业的政策更加合理。

吴达成:最近国家发改委出台的上网电价备受关注。我个人认为,这个上网电价的出台不是太早了,而是有些晚了。迟迟没有出台主要的原因是担心,光伏发电成本相对较高,国内经济方面能否承受?光伏发电从能源结构来看应该排在哪一个位置?上网电价到底多少是合理的?不同地区的差异怎么来平衡?对于这些问题,相关部门一直在研究。通过特许权招标,一共进行了两次,想要探索一个所谓的合理电价。但实际和结果往往还是有矛盾的地方,招标时企业测算的不光是投资回收这一经济方面的原因,还有其他方面的因素。

这个事情与其久拖不决,不如现在先出台的这么一个电价。这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个电价出台后起码能对光伏市场起推动作用。但是我们也看到,这一政策在操作上可能还存在些细节问题。比如不同地区的差异性问题。第二个没有给出补贴的时间,包括按照几年或者按照满发多少小时计算。这期限没给出的话对投资商来说显然没办法测算出收益的。这些都要逐步完善。

东方早报:从多晶硅料到下游的组件在今年上半年都出现了一定的下滑,你认为这是否意味着行业内兼并重组机会的到来?

王海生:其实在海外光伏市场的集中度是非常高的,但是因为国内这几年它好了,大的企业有时候不容易一下子把产能扩得那么大,所以主要还是中游这块,从买硅料,就是切硅片,做电池片做组件这几个环节里面上了很多中小企业,这些目前完成上市的企业,我们觉得应该能够比较好的存活下来,因为它们有个很好的资本平台,尤其像A股上市的。目前还没有上市的企业,可能会被挤掉。现在的光伏企业大概几百家,我觉得最后几十家还是会剩下来的。

瞿晓铧:现在还没看到很多,我也不想去要,应该兼并重组就像结婚一样,要两厢情愿,不是两厢情愿就成了逼婚了,逼婚是最不好玩了,所以我觉得现在行业这样一个变化也才刚刚开始,两三个月时间,时间很短,过一段时间看吧。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